政府数据

茂名事件暴发的始末

点击量:   时间:2018-03-01 14:58


  3月30日,茂名部分群众为表达对PX项目的关切,在市委门前聚集。当晚,部分不法分子在市区实施打砸烧等犯罪行为。公安机关迅速处置。
  这是继厦门、大连、宁波、彭州、昆明等地,群众抗议PX项目后的又一事件。和以往不同的是,茂名政府事先已认识到PX项目极具争议,并做工作试图消解争议。密集的媒体宣传,举办科普座谈,召集专题学习会,政府官员还组织当地网友介绍、推广PX项目。
  茂名市政府自2月27日起通过媒体向公众宣传、科普PX相关知识。但科普31天后,抗议事件却发生了。
  事件中的受访者称,如果宣传时,不让人感觉“项目上马在即”;如果不让石化、教育等系统签署“支持项目承诺书”;如果政府更少一些“防”“堵”的思维,那么事件或许不会演化成冲突。
  4月2日凌晨,茂名市委、市政府所在的油城路和光华路撤掉了警戒线和路障,恢复了平静。
  茂名市民王成(化名)拍下这幕,发在微信朋友圈:这是一个美好的夜晚,但愿不会再有暴力发生。
  王成对石化产业链十分了解,也支持PX项目落地茂名。他对茂名这几天来的抗议PX事件感到遗憾:“群众们太不了解PX项目。”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早在2月初,茂名市政府就意识到公众对PX项目的了解和接受程度有限,开始积极准备,并开展一系列宣传、科普PX项目的措施。
  两个月的努力中,也出现各种问题,最终未能消除公众疑惑。
  取经九江
  2月初,茂名市政府主要领导率队赴江西九江,学习九江推进PX项目的各种经验
  今年2月初,茂名市政府就已意识到PX项目,可能会引发抗议事件。
  当地媒体人士透露,2月初,茂名政府组织本地媒体及广东省级媒体召开新春座谈会。会后就餐时,组织者提到茂名会推PX项目,并向与会媒体人咨询:舆论该怎样引导?如果出现群体性抗议事件该怎么办?
  消息人士透露,差不多同一时间,茂名市政府主要领导率队赴江西九江,学习九江推进PX项目的各种经验。
  2013年4月底,九江石化公司PX项目环评进行二次公示,曾引起群众广泛争议,但未出现大规模抗议活动。
  一位熟悉茂名政情的人士介绍,早在4年前,他便听说茂名想要上马PX项目。
  据此后茂名市委宣传部向媒体发放的一份《茂名芳烃项目基本情况介绍》显示,茂名芳烃项目由茂名市政府与茂名石化公司采取合资方式共同建设,项目选址初步定于茂名石化乙烯厂内。该项目于2012年10月已正式获得国家发改委同意,开展前期工作,并被列入国家“十二五”规划。该项目总投资350515万元。
  作为石油化工产业链中的中间产品,PX的中文名称是对二甲苯,一种芳烃类化合物。它是纺织服装、塑料制品等日用消费品生产的上游中间原料之一。客观上讲,PX有一定毒性,但毒性要比苯小很多,与食盐和酒精相当。
  茂名被称为“南方油城”,创立于1955年的茂名石化是华南地区历史最悠久和最大的石油化工基地。一位茂名官员说,对茂名市来说,PX项目不仅可以完善石化产业链,更是增加地方财政收入、扩大经济总量的必要手段之一。
  向媒体发放的另一份《芳烃项目宣传手册》中称,国家同意在茂名石化布点建设两套60万吨/年芳烃装置,每年将形成约300亿元的销售收入,平均增加税收6.74亿元,财政收入2.04亿元。
  承诺书引起误解

  茂名当地石化系统、教育系统等都被要求签署承诺书,支持PX项目,部分单位员工称承诺书存在“隐形强迫”
  知情者透露,茂名市政府主要领导赴江西九江考察,带回来的经验之一是:“签订承诺书”。
  3月中下旬,茂名卫校学生李林(化名)和她的同学们被要求签署一份承诺书,承诺书打印在A4纸上,名为《支持芳烃项目建设承诺书》。
  承诺书要求签名者维护发展芳烃项目的决策;不听谣、不信谣、不传谣,不发表妨碍芳烃项目建设的言论,绝不组织、不参与任何反对和阻挠芳烃项目建设的活动。
  这是她第一次知道PX项目,第一次知道茂名可能将上马PX项目。
  承诺书引起同学们的议论纷纷,他们上网搜索后,知道了厦门、大连等地的PX事件。
  4月1日晚,李林在网上发言:坚决不签名。评论中,支持者众。
  不仅仅是李林和她的同学,3月中下旬起,茂名还要求茂名石化系统的工作人员、教育系统的工作人员和部分学生签署《支持芳烃项目承诺书》。
  茂名市政府一位公务员说,正是考虑此前国内多地PX项目上马前发生过“造谣、传谣事件”,茂名市政府才考虑制作该同意书,并冀望民众通过正常渠道反映对项目的关切。
  有学生和石化系统的人士说,一些单位在要求签署承诺书时带有“隐性的强制”,比如强调如果不签,会对“高考不利”,“对升迁不利”。
  茂名市政府一位科级干部告诉新京报记者,他觉得种做法“此地无银三百两”,“我不了解PX,被强迫签字后,就更不相信宣传材料了。”
  3月中下旬起,茂名当地论坛及贴吧开始出现大量有关PX项目的帖子,内容涉及询问茂名是否要开建PX项目;厦门等地的抗议PX项目的活动等。
  在茂名市政府于4月3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茂名市教育局副局长梁旭全坦承:有极个别的学校在PX项目科普阶段工作方法欠妥,引起了一些学生和家长的误解和反感。
  “操之过急”的宣传
  3月18日起,“PX”开始频繁出现在当地媒体上,茂名市委宣传部准备了20篇科普文章,打算逐一发表
  2月27日上午,茂名市政府公务员陈龙(化名)在办公室打开《茂名日报》,头版一条字号粗大的新闻标题吸引了他的注意。
  这篇题为《茂名石化绿色高端产品走进千家万户》的文章,主要介绍了茂名石化绿色低碳、精细管理、社会责任等。
  后来陈龙向当地媒体的朋友了解到,这篇文章是是茂名开启PX宣传的最早“铺垫”信息。
  3月中旬,茂名启动了对PX项目密集的宣传活动。
  3月17日,茂名组织媒体召开闭门会议,向与会者发放“芳烃项目宣传手册”及“茂名芳烃项目基本情况介绍”,就项目的投资规模、选址等向媒体做了通报,并播放《焦点访谈》关于正确认识PX项目的节目。
  此次会议中,茂名当地网站负责人接到了“严控PX有害言论”的要求。茂名市委宣传部在茂名市综治平安信息化建设管理平台上发了一篇名为《市委宣传部积极做好茂名石化重点项目宣传工作》,也提到了上述内容。
  第二天,3月18日起,“PX”开始频繁出现在当地媒体上。
  《茂名日报》接连发表《PX到底有没有危害》、《揭开PX的神秘面纱》、《PX项目还要不要继续发展》、《PX项目的真相》等一系列文章。这些文章均只是普及PX项目知识,而未提到项目上马的任何信息。
  一位茂名当地媒体人透露,茂名市委宣传部准备了共20篇文章,包括中央媒体曾刊登过的有关PX的文章,以及邀请有关单位人员撰写相关文章等,打算逐一在报纸上发表,进行科普。
  2月27日起茂名市政府通过媒体向公众宣传、科普PX相关知识。但密集的宣传令许多市民知晓了PX项目,但科普效果未达到宣传部门的预期。
  3月30日,宣传31天后,抗议事件却发生了。
  市民王成全程见证了持续三天的抗议,他听到人群中议论:报纸上的说法都是骗人的,PX要害死茂名人。
  茂名市政府事后在4月3日的新闻发布会上称,没有制定开工建设芳烃项目的具体时间表,目前只是处于科普阶段。
  但据多名参与抗议的市民称,媒体密集的宣传让他们感觉PX项目“上马在即”,令他们产生“紧迫感”。
  “操之过急。”茂名一家媒体高层领导评价官方这一系列宣传措施。
  支持PX项目的人对政府的宣传同样不满。王成认为,PX项目对于茂名完善产业链非常重要。而只要政府监管到位,做好事故时相关预案,上马PX项目并没那么可怕。“政府应该多和市民沟通互动,针对各种疑问请专家学者耐心解释,而不是把他们认为正确的信息一股脑‘塞’给市民。”
  而石油专业毕业的陈明(化名)希望看到项目选址等公示信息。遗憾的是,他并没有看到当地政府对上马PX项目的做出的相应公示。
  与此同时,茂名还采取了训诫网友的措施。
  《市委宣传部积极做好茂名石化重点项目宣传工作》的文件提到,3月17日起,市委宣传部门等加强网络舆情监控,及时处置引导,“对发表过激言论的网民进行身份核查,进行教育训诫和稳控。”
  落空的“参观建议”
  化工专家金涌院士建议“与群众交朋友”,邀请群众参观生产车间,这一建议未被采纳
  从3月19日开始,茂名市电视台和茂名石化公司电视台每日都播出茂名市委石油产业专题学习会的视频。
  视频中,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化工科学与技术研究院院长金涌面对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对茂名PX项目解疑释惑。
  这一会议于3月18日召开,由茂名市委副书记廖锋出席并主持。会上,金涌院士重点解读了“厦门PX项目事件”和“大连PX项目事件”的起因和处理情况。金涌称,茂名PX项目只是一个普通石化项目,之所以群众不接受,是“因为不了解”。
  金涌还提到,在“与群众交朋友”方面,国外的企业做得很好:他们邀请群众参观生产车间,有公众参观日和群众代表监督会。
  市民王成也反复观看了这段视频,他觉得金涌讲得很客观,提到的国外做法也很值得借鉴。
  抗议事件发生后的4月2日下午,茂名市委党校市情研究中心邀请12位网友召开关于PX聚集事件恳谈会。
  一位参会者告诉新京报记者,除了反对暴力、科普工作要覆盖乡镇地区以及文化程度低的人群外的建议外,网友提出的建议中同样包括了“组织市民去已有PX项目的地方实地参观”。
  曾主持学习会的茂名市委副书记廖锋参加了当天的恳谈会。
  听了网友的诉求和建议后,他表示受益良多:听到了很多在政府会议中听不到的声音。廖表示,会与其他市领导做充分沟通。
  但直至3月30日抗议PX事件开始前,茂名始终未实施金涌介绍的“与群众交朋友”的措施。
  推广会失控
  网友不满官员在推广会上的回答,会后相互留联系方式,有公务员评价,此举是引发抗议活动的重要条件
  3月27日晚上7点半,茂名官方召集当地活跃且有影响力的网友,在市迎宾馆7号楼会议室召开PX推广会。高新区管委会主任谭国锋及宣传部网管科科长主持。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会议召开前,茂名PX项目工作组要求本地数家网站邀请50名左右的活跃、知名网友参会,并希望以“内定”的方式“低调”邀约网友。
  但一家网站将推广会的消息公开发布和推广。本打算控制在50人左右的会议,最终参会者达到近250人。远远超出官方预想。
  迎宾馆7号楼会议室并不大,座位约百个,一位与会网友说,当天,很多人是站着听的。而参会者均在20岁至50岁年龄段,熟知网络传播方式,并在网络上具有一定影响力。
  会议先播放了《焦点访谈》关于正确认识PX的节目,随后谭国锋就PX项目做了解读。
  据参加会议的多位网友描述,谭国锋在解读后想离场,但与会者均不同意,要求他留下回答网友疑问。
  在起哄声中,谭国锋留下,但限定只回答3个问题。
  3个问题的回答都不能令在场网友满意,随后,有网友和工作人员发生了争吵。
  一位茂名市政府的公务员说,推广会出现错误场面失控,与会官员的强硬态度和不当应对,使得茂名丧失了一次与关心PX的市民绝佳的沟通、交流机会。
  会后,参会的网友互相换了电话、加了微信。一位参会网友称,“这些人都是活跃的网友,会议给了他们互相认识的机会。这是引发后来抗议活动的一个重要条件。”
  推广会的次日,3月28日,市民王成通过微信获知茂名近期将有抗议PX的活动。多位参与抗议的人称,3月29日,有确切时间和地点的抗议信息通过微信等网络渠道在朋友间大规模传播。
  3月30日早上约8点,王成来到位于油城五路的市委大院正门。当时,已有约100人聚集在大院门口,他们拉着“PX滚出茂名”的横幅,手持相同字样的纸牌。
  突然有人喊:“抗议PX项目。”人群呼应,一开始声音不大,但呼声逐渐高了起来。
  茂名PX事件开始了。
  3月30日凌晨,有网友将PX毒性由“低毒”改成“剧毒”。随后,清华大学化工系学生为主的学院派,又改回成“低毒”。据媒体报道,随后5天里,词条被反复修改达28次。一位清华大学化工系学生留言称,希望“维护词条的科学性,避免误导人民大众!”
  有专家受访时表示:中国民众对PX的恐慌主要因为误解而产生,政府、企业要以更开放的姿态,邀请民众参与PX的建设和管理,才会有效化解PX之争。
  3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茂名副市长梁罗跃再次强调:在社会没有达成充分共识前绝不会启动该项目。
  PX项目对于茂名完善产业链非常重要。而只要政府监管到位,做好事故时相关预案,上马PX项目并没那么可怕。政府应该多和市民沟通互动,针对各种疑问请专家学者耐心解释,而不是把他们认为正确的信息一股脑“塞”给市民。一茂名市民称

政府数据